淫兽调教09

时间:1472233934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最后计划

在我准备着计划的这三天裡,照常地利用她们的竞争心调教着,也开通了韦翎的肛门。很快的,就到了进行计划的早上。

丽桦及韦翎裸着身体,等着我用绳子捆绑她们,我先拿出了这三天准备好的贞操带。

贞操带上一前一后地排列着一大一小的两支电动假阳具,贞操带原先就附有锁孔,因此她们在穿上之后,若没我的钥匙,她们是无法打开的;在尿道的位置有着一个小孔,因此她们就算无法脱下贞操带,也可以排尿。

我命令韦翎张开双脚,先帮她穿上贞操带,确定两支假阳具都进入之后,打开了电源,就听到低沉的「嗡嗡」声,但不是很注意的话,听不太清楚。

我把按制器放在贞操带的内侧,「喀卡」的一声,贞操带就锁住了韦翎的淫穴。

经过这几天下来的调教,韦翎及丽桦都能接受最强烈的调教,因此她们身上的绳子也一天比一天绑得要更紧、更为複杂。

韦翎的身上依旧被我绑上了「变形菱绳」,为了与之前的绑法有所区别,以两条绳子,一上一下地紧紧地夹着她的两粒乳头;如此一来,她无论是什麽样的姿势都能够剌激着她的情慾。

绑好了韦翎后,同样的帮丽桦穿上贞操带,正当拿了绳子要绑丽桦时,丽桦开口了:「请主人把丽奴也绑成媚奴那样吧!」

我想了想,但在丽桦的身上以绑韦翎的方式绑好。

她们穿好衣服后,我们就一同出门了。

看着她们强忍着兴奋的走着,我不禁心想:(今天以后,我就会完全拥有你们这两隻母狗了!)

※※※※※

我并不急着到公司上班,我跟公司请了一天的假,为了完成最后的计划。

我到铁工厂去看看,我昨天跟他们订製的两个长一公尺半、宽一公尺、高一公尺的铁笼,做好了没?

铁笼已经做好了,就等着送货而已,我坐上了铁工厂的车,跟着他们一起将铁笼运回到我家,请他们搬到我预定放置的位置后,才将尾款付给了他们。

我摸着铁笼:(光是想像丽桦及韦翎睡在裡面的模样,就令人兴奋呀!)

很快地,我计划中预定好的开始时间快到了,我开着租来的车子前往丽桦她们的公司。

我站在丽桦她们的公司外面,压抑着自己因兴奋而狂跳不已的心脏,一步步地走了进去。

「你好!我要找贵公司的林丽桦及萧韦翎。」我向柜台小姐说了她们的名字及部门之后,就在另一位小姐的带领下,到达了她们工作的楼层。

一出电梯,就看到丽桦及韦翎连袂站在会客室的门口等着我。

向带领我的小姐道谢之后,进入了会客室裡面。

「主人!丽奴向主人请安!」「主人!媚奴向主人请安!」门才关上,丽桦及韦翎便同声地向我请安着。

「嗯!你们把裙子撩起来!」我命令着。

「……是!主人!」丽桦及韦翎迟疑了一下,旋即回答后,就把裙子撩了起来。

我走向她们,隔着她们的制服抚摸着她们的身体,确定她们身上的绳子是否仍是绑着的。

「嗯!很好!」我满意的点头说着:「现在把衣服都脱下吧!」

「是……主人!」她们虽然有些迟疑,但还是依照命令,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来。

「像平常一样趴下吧!」我拿着她们的制服,再次下着命令。

她们都四肢着地之后,我先从口袋裡拿出了项圈,分别戴在她们的脖子上,并繫上了狗链;再拿出口枷塞入她们的嘴裡。

「走吧!今天要为你们进行母狗刻印!」我拉了拉狗链,就牵着她们走出了会客室。

一路上,她们公司的同事非常惊讶的看着我们,不停地议论着。

「她们两个怎麽会这样呢?」

「真想不到平时看来一副清纯的模样,骨子裡竟然这麽下贱……」

「对呀!对呀!真是不要脸!」

还有些男同事在我们经过他们身边时,在她们身上的绳子拉一下,或在她们的身上摸一把。

「哇塞!绳子绑得还真紧耶!早知我也这麽对她们就好了!」

「是呀!真是可惜了!」

丽桦及韦翎听到与自己共事许久的同事们,如此地不堪地羞辱着她们,不由自主地流着眼泪。

她们这时心裡想的都是同一件事:(我再也回不了正常的世界了!)

我一路牵着她们走出她们公司,路上的行人也指着她们议论着。

我把她们牵上车后,很快地就开走了。

我从车上的后照镜看着她们说:「从今天起,你们就不再具有人的身份,而是我所饲养的真正母狗了!」

回到家后,牵着她们进到屋子裡,我先将韦翎的链子绑在柱子上;命令丽桦躺到桌子上去。

将丽桦在桌子上绑好之后,拿出准备好的乳环及穿孔枪,拿着穿孔枪对准丽桦左边的乳头后,按下了扳机,丽桦的左乳头就贯穿了;同样地贯穿了丽桦的右乳头。丽桦痛得从口枷的孔洞裡发出惨叫,听得韦翎在一旁发抖着。

我拿起乳环,分别穿入丽桦乳头上的洞裡后,就将丽桦解开,拿来手铐将她的手铐在她的身后,命令她在一边待着。

「媚奴,换你了!」我同样在桌上绑好韦翎,很快地也在她的乳头上戴上了乳环。

「在你们乳头上的乳环,就是母狗刻印!从今以后,你们就只是被饲养的母狗了!」我向她们宣告着。

丽奴及媚奴哭泣着,我看着她们乳头上闪亮的乳环,心中不免得意。

我解开她们身上的贞操带,取出控制后,再次将贞操带锁上,并将控制器开到最大。

没多久,她们的哭泣声慢慢隐去,代替的是呻吟声。

我脱下裤子并解开了她们的口枷,她们不等我的命令,不约而同地爬到我的前面舔吮着我的肉棒,并不约而同地说:

「主……主……人,丽……丽……奴……请……主……主……人……尽……

情……情……地……调……教……丽……奴……」

「主……人,媚……奴……奴……也……请……主……人……尽……情……

地……调……教……媚……奴……」

听到她们同时要求着要接受调教,我知道我最后的计划成功了,她们永远都会是我最忠心的母狗了。


显示 11 of 1 评论.
  • 1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