淫兽调教07

时间:1472233934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第七章双犬调教

「那这样吧!妳先像丽桦这样趴着,爬到我这来。」

韦翎把杯子的水一口气喝完,放下了手中的杯子,如同丽桦一样四肢着地趴着,慢慢地爬了过来。

「丽桦,背向我,我把绳子解开。」

「是,主人!」丽桦慢慢地转了过去,背对着我。

「韦翎,妳就接替丽桦刚刚的工作吧!」我命令着韦翎,韦翎爬了过来,接替丽桦舔弄着我的肉棒。

我一边解开丽桦身上的绳子,一边享受着韦翎的口交。

我把绳子解开了之后,命令丽桦去叼来皮鞭。

我拿到皮鞭后,轻轻地先在韦翎的身上打了一下:「可以接受吗?」

韦翎含着我的肉棒轻轻地点头。

「我稍微用力一点哦!」我加重了力道,打在韦翎的屁股上。

「嗯!」韦翎的眉头皱了一下,但仍继续舔弄着。

「丽桦,去让妳的姐妹舒服一点吧!」我命令着丽桦。

丽桦爬到韦翎的后面,隔着内裤舔弄着韦翎的阴部;韦翎受到丽桦及春药的双重剌激,也开始轻轻摇动着自己的屁股。

「韦翎会舒服吗?」

「嗯!刚被打的时候有点痛,但现在好舒服!」

「韦翎妳也把衣服脱了吧!这样感觉会更好点。」

「嗯!」韦翎脱着自己的衣服,我示意丽桦帮忙。

在丽桦的协助下,韦翎很快地也一丝不挂了。

「韦翎,妳继续刚才的动作吧!我会不定时地鞭打妳哦!」

「嗯!」韦翎继续舔弄着我的肉棒,我示意丽桦也去舔弄韦翎的阴户。

我慢慢地旋动皮鞭打着韦翎的屁股,韦翎也只是轻轻地〝嗯〞了一声而已,她摇动屁股的频率也慢慢地加快;丽桦也卖力地舔弄着韦翎的阴户,一隻手还摸着自己的淫穴。

「韦翎,妳转过来,我看看!」我命令着韦翎。

韦翎慢慢地转了过来,她的阴户湿答答的,真不知道那是她的淫水?还是丽桦的口水?

我伸出手,轻轻地拨开丽桦的阴唇,她的阴道裡,仍流出了半透明的淫水。

「韦翎,看来妳跟丽桦一样,都是喜欢被虐的哦!」

「我……」韦翎的脸半转了过来,她的脸早已红透了,眼角流露着羞却的眼神。

「韦翎把上身挺起来,把双手放在背后!」

韦翎依言把上身挺起来,双手背到了背后。

我拿起先前绑在丽桦身上的麻绳,用“高手小手”的缚法把韦翎绑住。

韦翎的胸部因为绳子的压迫,更加地坚挺了,她静静地接受着綑缚;丽桦在这时吻上了韦翎的胸部,逗弄着韦翎的乳头。

我绑好韦翎之后,一手轻轻地扳过了韦翎的头,吻着她的唇,双手移到她的胸前抚弄着她的乳房,抚弄了一会,我的右手移向她的阴户,我手触可及皆是一片湿润。

「妳也很适合当母狗哦!妳看这湿!」我把右手举到她的眼前,让她看着我手上的淫液。

「好丢脸……!」韦翎低着头不想再去看它。

我又去拿了一条绳子、口枷及按摩棒,把丽桦也绑了起来,在她的嘴裡塞入口枷后绑好,再拿按摩棒插进丽桦的淫穴裡,并且开到最大。

丽桦躺在地上蠕动着身体,享受着按摩棒带给她的舒服感,从口枷的洞裡流洩出呻吟。

韦翎看着丽桦蠕动着身体,听着丽桦的呻吟声,彷彿若有所思地呆愣着。

我看着韦翎的表情,不经意地瞄过韦翎的下体裡,发现在她阴户下方的地板上,有着韦翎的淫水正在发光。

于是,我一边在韦翎的耳边吹气,一边对韦翎说:「妳看,丽桦现在不需要男人的插入就会感到兴奋,她是不是很淫荡呢?」

韦翎轻轻地点点头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,她的眼裡流露出羡慕的光芒。

「若妳愿意的话,妳也能像她一样儘情地享受高潮,但妳也得跟她一样成为我的母狗。」我边说着话,手也在她的淫穴不停地抚弄着。

韦翎的意识在听到我说的这句话后,彷若从太空中回到了她的身上,她回头看了看我后,随即低下头去!

「韦翎,妳不是很羡慕丽桦能儘情地享受高潮吗?就让我好好地调教妳如何?」

韦翎很讶异地看着我,因我说出了她心裡的想法,她再次看着丽桦,她轻轻地咬着下唇并点了下头。

「韦翎告诉我,妳是不是愿意呢?」我柔声地问着韦翎,因为我不能确定韦翎是否点头了。

韦翎「嗯……」了一声后,头低得更低了。

「来……看着我……」等韦翎抬起头来看着我时,我又说:「那从现在起,妳也是我饲养的母狗囉!妳也要跟丽桦一样签下母狗条款,知道吗?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以后不管回答什,都要说「是,主人!」,知道吗?」

「是……主……主人……!」韦翎回答后,头立刻地低了下去。

我吻着韦翎的唇,一手抚摸着她的胸部,一手抚弄着她的淫穴。

韦翎从咙发出含煳不清的呻吟,她的淫水流满了我抚弄着她的手。

我把韦翎的上半身推倒,她的屁股高高地翘起,她的淫穴在我的面前闪耀着银光。

「韦翎,以后妳的名字就是「媚犬」!知道了吗?」

「是……主人!」

我把我早已兴奋不已的肉棒插入韦翎的淫穴时,韦翎发出「哦!」的一声,愉快地享受着被肉棒插入的快感。

一旁的丽桦早已受不了按摩棒的强烈剌激而昏睡了过去,只剩下按摩棒在那发出〝嗡……嗡……〞的低沉声响。

我抽插着淫穴,韦翎的身体早被春药的药力激发的敏感不已,此时再被我的肉棒插入,很快地就到达了高潮。

我则再抽插了一阵,当韦翎到达第二次的高峰时,将我的阳精全数射在韦翎的脸上。

※※※※※

我休息了一会,先解开了韦翎身上的绳子,让韦翎的血液能早点恢复流通;我再去拿了枝笔及新的母狗条款放在韦翎的面前。

「媚犬,看完之后,签下媚犬的名字吧!」

我说完后,就去解开丽桦身上绳子及口枷,按摩棒仍继续地插在丽桦的淫穴裡。

当我将绳子收好时,韦翎已在﹝母狗条款﹞上签好了自己的名字。

我把丽桦叫起来,要她在见证人那边也签上她的名字。

丽桦还在迷迷煳煳的情况下,也没细看签署人是谁,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;签完之后,就又睡着了。

丽桦签好之后,我拿着条款及在韦翎的面前晃动着:「媚犬,从现在开始,妳就跟丽桦一样,丧失了站立行走的权力,只要是在主人这裡,妳就只能跟丽桦一样用爬的,知道了吗?」

「是……主人!」韦翎恭敬地回答着,她完全没想到一切的一切,都是我所设下的陷阱。

「现在我帮妳戴上母狗的身份象徵─项圈吧!」

我去拿来另外一条项圈,挂戴在韦翎的脖子上,并在项圈上挂上了狗鍊。

「妳跟丽桦还真是一对好姐妹呀!不但一同成了母狗,还是一对母狗姐妹呢!」我嘲讽着韦翎:「去把妳的好姐妹叫醒吧!」

「是……主人!」韦翎回答完之后,就爬过去摇晃着丽桦。

「丽桦……丽桦……起来了!」

「嗯……韦翎……?」

丽桦看着韦翎,勐然才想到自己现在在我这裡,抬起头看着我。

当她看到我手上拿着一条狗鍊,目光慢慢地顺着鍊子移动,当看到鍊子的另一端正繫在韦翎身上时,她愣住了。

当她稍稍回过神来,却又看到韦翎的脖子上,也跟她一样戴着项圈时,她更惊讶了。

「韦翎……妳……怎……也戴着项圈?」丽桦呆愣地问着韦翎。

「因为她跟妳一样也成为我饲养的母狗了。」我微笑着回答丽桦。

丽桦不敢置信地看着韦翎,韦翎轻轻地点了点头后说:「因为我很羡慕妳能儘情地享受高潮,所以……」

「媚犬,过来!」我命令着韦翎。

韦翎慢慢爬到我的脚下,蹲在那边等着我的另一个命令。

丽桦听到我叫韦翎为‘媚犬’时,她还以为她听错了。

「韦翎,妳……妳……是「媚犬」?」

「是呀!妳的好姐妹,从现在开始叫做「媚犬」,不再叫做韦翎。」我摸了摸韦翎的头。

丽桦充满怨恨的看着我,好像在说:{你不是答应我不会对韦翎下手吗?}

我笑了笑说:「怎啦?在生气妳没有名字吗?丽桦母狗!」我顿了顿又说:「若是这样的话,妳从现在开始的名字就叫「丽犬」吧!」

丽桦生气地说:「谁要那种丧失自我的名字呀!」

韦翎听到丽桦这说,头低了下去。

「少废话,妳这隻贱母狗正适合这个名字。」我也生气了。

丽桦本来还想要回嘴,但看到我已经生气了,也只好按捺着。

「丽犬,过来!」我命令着丽桦。

丽桦不为所动,下定了决心与我抗争着。

「妳皮痒了是吗?」我看到丽桦无言的抗争着,更为火大了。

丽桦因为怕我又用什想像不到的方式对待她,便慢慢地爬了过来,但仍低着头不愿意看着我。

「媚犬,好好看着,以后妳若不服从主人的命令的话,丽犬的下场就是最好的借镜。」韦翎抬起头看着我及丽桦。

我拿来皮鞭、浣肠液及肛塞;一鞭一鞭地用力抽在丽桦的身上,打得丽桦哀叫不已;我打了大约五十下,丽桦的身上到处都是红色的鞭痕。

我丢下手中的皮鞭,拿来浣肠液,二话不说地灌了2000CC到丽桦的肛门裡,灌完之后立刻以肛塞塞住丽桦的屁眼,使她不能自由地排洩。

「啊……我……的……肚……子……好……痛……呀……!」丽桦痛得在地上打滚,嘴裡还不停地哀嚎着。

「这就是妳不服从的下场,媚犬妳也好好给我记住!」

「是……是……主…人……!」韦翎被我惩罚丽桦的方式震慑住了,吞吞吐吐地回答着。

「不……行……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要……上……厕……所……我……受……不……了……了……!」丽桦哀求着,她的身上冒出一颗颗的汗珠。

「妳以后还会不服从吗?」

「不……不……敢……了……」

「那妳叫什呀?」

「丽……丽……犬……」

「很好!是妳自己说的哦!丽犬!」我哈哈大笑着。

「请……主……主……人……让……丽……丽……犬……去……上……上……厕……所……」

「媚犬,把屁股朝向主人。」我不理会丽桦,命令着韦翎。

韦翎把屁股朝着我,正担心我想做什时,我已将吸满了100cc浣肠液注射器的管嘴插进了她的屁眼。

「让媚犬也感受一下这个滋味,因为是感受,所以只灌我手上的这一筒就好。」说完,我压下推杆,将注射器裡的浣肠液全部灌进了韦翎的肛门裡;灌完之后也拿了一个肛门塞塞住了韦翎的屁眼。

没多久的时间,韦翎也跟丽桦一样在地上打滚着。

「请……主人……饶……了……媚……犬……吧!啊!好痛呀!」韦翎哀求着。

「媚犬好好记住呀!以后要是不服从的话,下场绝对会比现在更惨!知道吗?」

「是……主人……」

「丽犬,那妳呢?」

「丽……丽……犬……以……后……再……再……也……不……不……敢……了……!」

「丽犬、媚犬把妳们的屁股对着对方!」我命令着她们两个。

她们为了能快点从浣肠的地狱离开,想也不想地立刻将屁股对着对方。

我同时拉下了她们屁眼裡的肛塞,立刻向后退了一步。

肛塞一被我拉掉,丽桦及韦翎再也忍不住地排洩了出来,丽桦被灌入最多,因此她喷出来的排洩物,很快地就喷了韦翎一身;当然,丽桦的身上也都是韦翎的排洩物。

看着她们两个犬姐妹互相喷洒着排洩物,我在一旁嘲笑着:「两隻粪犬!」

当她们将肚子裡的浣肠液都排清了以后,客厅裡几乎都是她们的排洩物。

※※※※※

我拿来扫帚及畚箕,扫去满地的秽物,经过上半夜的感官剌激及体力消秏,我已累惨了,打算去好好睡一觉补充补充体力,但又不想让她们两个轻鬆地过完下半夜。

于是我拿了几条麻绳及两颗跳蛋,走到她们两个身边。

先在她们的淫穴裡各塞入一颗跳蛋,拿起一条麻绳,先在韦翎的腰部绕了一圈后,以股绳的绑法绑好,另一头则在丽桦的身上依样绑好,如此她们两个就以屁股相连着,无论那一个有所动作,另一个都会受到牵连。

为了要达到这个效果,我将她们的小腿左右分开地绑在一起,由于刚才的高手小手并未解下,因此这时她们的姿势看来就有如一个等腰三角形,我打开跳蛋的电源后,就不理她们自顾自的去休息了。

※※※※※

我一直睡到早上六点多,在闹钟的狂响之下醒了过来;我走到客厅,她们两个仍保持着相同的姿势清醒着。

(找时间去买隻双头龙回来!)我心想着。

我解开她们身上所有的束缚后,让她们俩去洗了个澡,我则利用这段时间去把摄影机收好,摄影机内的录影带,正合我意的刚好在昨晚浣肠时结束。

她们洗好之后,我拿来跳蛋塞入她们的淫穴内,又拿来麻绳在她们的身上装饰着。

我依旧在丽桦的身上绑上“龟甲缚”,在韦翎的身上则是绑上了“变形菱绳”;绑好之后,我命令她们穿上衣服,而我则是拿来两个控制器并装上两组新的电池。

丽桦及韦翎穿好衣服之后,我将控制器与跳蛋连接好,将开关开在“弱”的位置上。

当一切都准备好之后,我才拿下她们脖子上的项圈,放在鞋垫上。

「妳们听好,绳子及跳蛋妳们都不准动,下班之后就到这来,知道吗?」我看到她们两个都点了头后,接着又说:「进来后,主动将身上的衣服脱掉,项圈我就放在这,衣服脱完后自己将项圈戴上!知道了吗?」

丽桦及韦翎异口同声地回答:「是,主人!」

「嗯!很好!去上班吧!」说完后,我们三个就一同出门上班去了。


显示 11 of 1 评论.
  • 1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