淫兽调教06

时间:1472233934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第六章母狗条款

丽桦虽对韦翎跟我们一起回去感到奇怪,但她却没开口询问。

刚回到我住处的巷口,我从裤子口袋裡拿出狗鍊,勾在项圈的环上,并对丽桦说:「丽桦,快到家了,像狗一样爬回去吧!」

丽桦四肢着地的爬着,我跟韦翎则像是一对情人正在遛狗般,走回到我的住处。

「韦翎!妳看妳的好姐妹的裙子下少了什?」我指着丽桦的淫穴对韦翎说着。

「我看看!」韦翎专注地看:「耶!没穿内裤!丽桦妳就这样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呀?」

「是呀!她要出门前不但要求我把裙子剪短,还自己将内裤给脱了,说这样会更剌激。」我对韦翎说着。

「丽桦妳真是一隻淫荡的母狗呀!我们竟然还是姐妹?」韦翎不齿地说。

韦翎脸上的表情让我分不出她是在演戏?还是真的?

「就是呀!她的那裡还插着跳蛋呢!」我故意再进一步地推丽桦下地狱。

「不会吧!真贱!」韦翎更加地不齿。

丽桦听到自己的好姐妹这残忍地说着她,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滴落。

我则跟韦翎一人一句地辱骂着丽桦,回到了我的住处。

韦翎在我们把丽桦牵进了客厅之后,悄悄地拉着我到前廊去。

韦翎小声地对我说:「丽桦刚才真的在……在她的那裡插着跳蛋吃饭吗?」

「是呀!她最喜欢那种剌激感了。」我停了一会又说:「她现在搞不好正自己在自慰着呢!」

「天呀!要是今天没有来这一趟,还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呢!」韦翎感慨地说。

「是呀!」我附和着,可是韦翎及丽桦都不知道这是我故意设下的局。

看到韦翎不停地感叹着,我心想:(时机成熟了,可以让韦翎帮忙好好地调教丽桦的时候了!)

「等会妳可以把妳的不满发洩出来,她最喜欢被人鞭打到哭出来!」

「可是那不会受伤吗?」韦翎不安地问。

「不会的!我们使用的是特製的鞭子,鞭尾是分散的,那只会让她感到痛,但不会受伤。」

「嗯!那就好!」韦翎放心地说。

等我跟韦翎回到客厅时,丽桦正忍受不了小穴的搔痒感,正在那边手淫着。

「妳看吧!我就说她一定会自慰!」我对着韦翎说。

韦翎的脸上清楚地流露着不屑的表情,她的眼睛裡也明白地表示出对丽桦的气忿。

看到韦翎的表情,我暗笑着拿了九尾鞭给韦翎,她拿在手上轻轻地打了自己一下确定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后,对着丽桦抽了下去。

「本来我还不相信妳那贱!现在我相信了,妳这个贱女人!」韦翎不分轻重地一鞭鞭地抽着丽桦。

丽桦却因韦翎的鞭打,分散了对淫穴的注意力,那股原本难忍的搔痒感,这时则变成了异常舒服的剌激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……舒……服……哦……再……再……打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再……再……用……力……打……」丽桦不停地发出淫叫声。

我则不愿错过这难得的一幕,拿着摄影机在一旁拍着。

韦翎越打越用力,没多久,她就因为热要将身上的制服脱了,而停了下来。

「再……打……我……快……快……点……打……我……」丽桦的搔痒感因为韦翎的暂停,而又强烈了起来,一边手淫一边哀求着韦翎。

韦翎脱得剩下内衣及内裤,才又拿起了鞭子继续鞭打着丽桦。

「妳这个贱女人,身为妳的朋友都为妳感到羞耻!」韦翎一边骂着一边打着,她那知道自己的好姐妹,是因为春药的关係,而变成如此。

「啊……打……我……哦……再……再……用……力……打……我……这……这……隻……贱……母……狗……」丽桦因为忍受不了春药的剌激,不停地要求韦翎鞭打她。

我把摄影机放在一旁,对准了角度后,去倒了一杯水;我悄悄地在水裡放了颗春药,等到春药溶解后,才拿给因为不停用力而汗流不已的韦翎。

「我来接手!妳喝杯水休息一下吧!」我将杯子递给韦翎。

韦翎接过杯子喘了口气,毫不怀疑地喝完了杯子裡的水,顺手放在桌子上。

我看到韦翎将水喝完,心中不禁高兴:(这下妳等着跟丽桦当一对母狗姐妹吧!呵呵!)

我又拿来一支笔及一份母狗条款,放在丽桦的面前说:「今天趁韦翎在,请她当个见证人,妳在这上面签名吧!」

☆☆☆☆

母狗条款

第一条我现在的身份是一隻要让我的主人最疼爱的美丽淫荡小母狗。

第二条我与我的主人一起生活时,我将每一天视为共同生活的最后一天,我会珍惜并保握这最后的一天。

第三条我将放弃我的身体和行动之所有权,并愿意将其所有权之全部归我的主人所拥有,并同意我的主人可以完全任意的支配我的身体和行动。

第四条我将完完全全信任我的主人,愿意绝对遵守下列的每一项要求,绝无异议。

第五条我日常居家基本的装扮如下:

1、起床盥洗后须化妆、装假睫毛、喷香水、并且要随时注意彩妆的完整性。

2、配戴耳环、颈鍊。

3、月经来潮时,起床后至睡觉前尽可能的使用卫生棉条。

4、骚屄要随时利用道具,保持淫荡的思慾,时时期待鸡巴的临幸而做准备。

5、黑色透明长统丝袜或长统网袜要用黑色吊袜带固定住。

6、黑色透明丁字裤或开档裤搭配黑色胸罩。

7、不着内裤时,必须穿着黑色网状裤袜。

8、黑色细跟高跟鞋,高度最少要在四吋以上。

9、黑色系上衣和窄裙,窄裙长度须在小腿肚以上或大腿根以下。

第六条我只穿我的主人为我准备或允许我穿的服饰。

第七条我绝不询问我的主人所要求我做的任何理由,并将我的主人所交付之命令立即的服从并马上去执行。

第八条我被告知我的主人将要回家之前,我会跪在门口,恭迎我的主人归来。

第九条我会随时注意阴毛的整齐,阴毛不可以露出在亵裤外,破坏视觉的美感。

第十条我将始终尊敬我的主人,决心只爱我的主人并只为我的主人服务,让他以拥有一隻美丽淫荡小母狗为骄傲。

第十一条我会随时保持身体乾淨完全健康,好让我的主人方便使用,并为他带来快乐。

第十二条我将尽力使自己不成为我的主人的负担。

第十三条我决不隐瞒对我的主人的忿怒或怨恨;如果那样的情绪出现在我的意识里,将立刻向我的主人承认。

第十四条我将欣然地服从我的主人希望添加的准则,无论在今日或以后。

第十五条我将心甘情愿的遵守上面的每一项条款,我是我的主人最疼爱的淫荡小母狗。

第十六条我如果违反上述的生活条款,我只有一次立即改进的机会,再有违反上述的生活条款,我心甘情愿接受任何的处置,绝无怨言。

见证人:萧韦翎

签署人:林丽桦

丽桦也没细看是什条款,就在签署人的位置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丽桦签完之后,我就拿给韦翎,也请她在上面签名;韦翎则在大概看过之后,也在见证人的位置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韦翎签好之后,我就把它收好,放在先前收藏录影带的地方。

☆☆☆☆

「丽桦,从现在开始,妳就是隻真正的母狗了!高不高兴呀?」

「啊……!我……是……隻……真……正的……母狗……了!」丽桦被春药药力激发着情慾,断断续续地覆诉着。

「柏帆,现在我们要对丽桦做些什呢?」韦翎问道。

「这个嘛……!能不能请妳坐到那张椅子上呢?」我指着客厅裡的一张单人沙发。

「哦!好的!」韦翎走到沙发后坐了下来。

「母狗去侍候自己的姐妹吧!就像服侍主人一样!」我命令丽桦去挑逗韦翎的情慾。

丽桦像狗一样爬了过去,从韦翎的脚趾开始一根根地舔着,接着是脚背、脚踝、小腿、大腿,最后隔着韦翎的内裤舔弄着韦翎的阴唇。

「韦翎!妳可以趁丽桦在帮妳服侍的时候,鞭打丽桦的屁股。」我对韦翎说着。

韦翎的手上还拿着那根皮鞭,因为丽桦的服侍,她的脸正泛红着,她听到我那说,想也不想地就对着丽桦的屁股打了下去。

〝啪〞的一声,丽桦的嘴裡只〝嗯〞了一声,仍继续地服侍着韦翎。

韦翎脸上越来越红,嘴裡也开始轻轻地发出了呻吟。

「韦翎,让丽桦更用心地帮妳服侍吧!」我对韦翎说完后,又对丽桦下命令:「母狗,用嘴帮妳的姐妹脱去内裤,更用心地服侍她吧!」

丽桦听到我的命令后,就用她的嘴左一下右一下地慢慢脱掉韦翎的内裤。

「柏帆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韦翎本想阻止的,但丽桦已脱下了韦翎的内裤正用她的舌头,舔逗着韦翎的阴蒂。

我算了算时间,韦翎喝下的春药也该开始发作了。

才正想着,韦翎嘴裡正说着自己身体的感受:「啊……好……好……热……哦……嗯……」

韦翎把手裡的皮鞭放下,空出了双手在自己的乳房及乳头上抚弄着。

看到韦翎也为了情慾,不顾一切地抚弄着自己的身体,我当然不愿放过这个好机会,拿起了V8用心地拍摄着。

「母狗过来服侍我吧!」我边拍着韦翎,边命令丽桦。

丽桦听到我的命令后,便转向我这爬了过来,她爬过来后,舔吮着我的脚趾及脚背。

韦翎则因为失去了丽桦帮她分担下体的搔痒感,就用自己的右手继续抚弄着自己的阴户。

「母狗直接服待主人吧!」我拍着韦翎手淫的镜头,自己的肉棒早已因眼前韦翎自慰的景像而勃起着。

丽桦到我的命令后,用嘴费力地先帮我脱去了西装裤,再用嘴咬下了肉裤;我的肉棒因为少了内裤的束缚而打在丽桦的脸上。

丽桦脱掉了我的内裤后,先用她的舌头在我的肉棒上舔着,她非常用心地舔着,一隻手握着阴茎上下套弄、另一隻手则在抚弄着我的阴囊;她看到我的马眼有着透明的液体时,就把我的肉棒含进了她的嘴裡,她一边吸吮着肉棒、一边用她的舌头在马眼上舔弄着。

沙发上的韦翎也正发出了春潮进行曲,这令人感到淫秽的场景更是令我兴奋不已。

「母狗去拿按摩棒来帮帮妳的好姐妹吧!」我命令丽桦去拿她先前用过的按摩棒去帮韦翎。

丽桦用嘴含着按摩棒,慢慢地插入韦翎的阴道裡。

「哦……!」按摩棒刚插入韦翎的阴道,韦翎就不自主地发出满足的呻吟;丽桦用嘴含着按摩棒的底部缓慢地抽插着;我则插入丽桦的阴道内,继续地拍摄着,我拍摄的重点当然是丽桦用按摩棒抽插着韦翎的镜头,毕竟这是准备用来控制韦翎的法宝囉!

等我拍到认为差不多时,我停止了拍摄,专心地抽插着丽桦。

丽桦的嘴也因为无法专注而更慢了,所幸这时的韦翎也已达到高潮,仍在那沉醉在这不寻常的性经验裡。

「哦……请……主……主……人……用……力……插……死……淫……荡……的……的……母……狗……哦……」丽桦请求着。

我则不理她的以我自己的速度抽插着,丽桦感觉我并未因她的请求而加快,则一边呻吟着、一边晃动起自己的腰部,好得到更大的感受。

过了不知道多久,我也忍受不住射精的慾望,在要射精的那一刻抽出,将我的精液射在丽桦的背后,韦翎的身上也被射到了一些。

我大略地休息了一阵子,就立刻把录影带从摄影机拿出来,先拿去存放着,等那天再拿出来,好好地运用它;此时,丽桦及韦翎则因为兴奋过度正熟睡着。

我放好之后,又拿了捲空白的影带放到摄影机裡,随便拍了点丽桦及韦翎的睡姿;打算一会若韦翎醒来,想要拿走录影带的话,就把这捲带子交给她。

韦翎一直睡到一点多才醒了过来,她醒来之后,羞涩地看了我一眼,就开始默默地穿上衣服。

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就把丽桦也叫起来,命令她穿上衣服回家去。

一直到我送韦翎坐上计程车为止,韦翎都没想起她今天晚上淫荡的样子,都被拍了下来。

送走韦翎之后,我回到家裡先将摄影机的录影带,倒回至开头后,就去睡觉了。

※※※※※

早上七点,丽桦认命地来找我报到了,她穿着着另一套公司制服,我二话不说地拿起剪刀。

正准备帮她修改服装时,丽桦开口求饶了:「请主人不要剪这套制服好吗?母狗到公司上班时,一定要穿着公司的制服才行,求求主人……」

我沉思了一会,说道:「好!可以!」

丽桦一听到我答应不修改她的衣服,立刻感激地说:「谢谢主人!」

「妳那高兴干吗?我是答应不修改妳的衣服,可是我可没说妳可以这样子去上班哦!」我佯怒道。

「主人……」丽桦不知道我又要做些什,紧张的等待着。

「把衣服脱了!」我命令着。

「是……主人!」丽桦回答后,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。

我拿了条麻绳及跳蛋过来,等着丽桦脱完。

「过来!」我看丽桦脱完了,就命令她到我前面来。

丽桦慢慢地走了过来,我先拿起跳蛋塞入她的阴户裡,再拿起绳子在她身上开始绑起“龟甲缚”,当绳子绕过胯下时,我特意在阴户的位置打上一个结,用力地拉紧,绑好之后,我蹲在丽桦的身前,调整着结的位置,好使它卡入丽桦的阴道口;调整好之后,我把跳蛋的控制器打开到弱,再把控制器插在她胸部下方的绳子,才命令丽桦穿回衣服。

「听好!妳不准私自将跳蛋关上以及把绳子解开,晚上我会检查绳子,若被我发现妳动过绳子的话……嘿嘿!还有,妳想上厕所的话,就直接这样尿出来,尿湿了绳子也没关係。知道吗?」

「是,主人!」因为我绳子收得很紧的缘故,丽桦正不舒服地扭动着,她上身因为绳子的关係,所以无法穿上胸罩。

当她正准备穿上内裤时,我阻止了她:「还穿什内裤?绳子就是妳的内裤!把内裤给我,然后穿上裙子!」

丽桦把正准备穿上的内裤交给我后,穿上了丝袜跟裙子。

当丽桦穿好之后,我则和丽桦一同出门上班去了。

丽桦走得很慢,她的脸非常地红,她一步步地慢慢走着,努力地适应着绳子及跳蛋所带给她的两种不同的感受。

由于我们工作的地方是不同的方向,因此我们在车站就各自去上班了。

离去之前,我则再交待丽桦说:「到公司后妳找个时间打电话给我,这是我的电话。」说完,我把手机的号码给她后就离去了。

我到公司没多久的时间,手机就嚮了。

「喂!我是柏帆!那位?」

「是我!我是丽桦!」

「嗯!韦翎有没有在妳附近?」

「有!」

「把电话拿给她。」

「好。」

……

「喂?」

「韦翎吗?我是柏帆。」

「柏帆,你有什事吗?」

「是这样的!今天晚上不知道妳有没有空呢?」

「今晚呀?嗯……有呀!」

「那今晚能不能请妳陪丽桦一同到我那去呢?」

「好呀!不过……」

「怎了吗?」

「没有,没什!」

「哦!丽桦她现在身上绑着绳子,阴户裡有一颗跳蛋,妳能不能帮我注意她一下呢?」

「要注意她什吗?」

「看她今天有什样的反应囉!晚上请妳告诉我。」

「好的!我知道了!」

「那我就不打扰妳工作了!掰掰!」

「掰掰!」

接下来我一边工作着、一边盘算着晚上要如何让韦翎更加陷入这异常的情慾世界裡。

※※※※※

我回到家后,先将摄影机找了个不易被发现的地方放好,没多久,丽桦就跟韦翎一起来了,我把录影键按下后,才去开了门。

我招呼她们进来之后,先命令丽桦脱去身上的衣服,检查她有无动过绳子,但看来她很服从地没有动过,在阴户的绳子早已湿透了,绳子沾满了丽桦的淫水,更有着尿水的味道。

「嗯!好乖!」我摸摸她的头:「母狗现在该做什就做什吧!」

丽桦旋即四肢着地的趴下,抬着头看着我。

我则去拿来项圈,交给了韦翎:「请妳帮她戴上吧!」

韦翎接过项圈就套上了丽桦的脖子,戴好后,她抚摸着丽桦的脸。

「韦翎,她今天一天在公司的状况如何呢?」我去倒了杯水给韦翎,也在水裡悄悄地加入了春药。

韦翎接过杯子后说:「她今天一天都坐立难安,还去了不少次厕所,她的脸一直都红红的,不知情的同事还以为她抹了太多的腮红!要不是因为我知道真相的话我也会这认为呢!」

「呵呵!是呀!」

「是呀!还有,她今天整天都恍恍惚惚的,若不是柏帆你要我帮忙注意她的话,她今天铁会被主任骂死。」韦翎说到这喝了口水。

我转头看着丽桦,她正自己在轻轻摇动着屁股,她的嘴微微地张开着,从嘴角流下了口水。

「母狗过来!」我命令着丽桦。

丽桦慢慢地爬了过来,蹲在我的前面,抬头看着我。

「母狗怎啦?受不了想要了吗?」

「嗯……那……那……裡……好……痒……」

「那裡好痒呀?」我佯装不知地问。

「母……狗……的……淫……淫……穴……好……痒……」

「母狗对主人打招呼吧!」

丽桦帮我把裤子脱了下来,舔弄起我的肉棒,她一边舔弄、一边继续摇晃着自己的屁股,活像是发情的母狗在等待着公狗的插入。

韦翎在一边看着,她不自觉地勐喝着水,她的脸上也开始红润了起来。

「韦翎,昨天的感觉好吗?」我突然问韦翎。

「啊?什?」韦翎一时还没反应过来。

「昨天的感觉好吗?」我再问了一次。

「啊!哦!感觉好是好,但是太剌激了!」

「会哦!可是那种感觉却会令妳难忘,对吗?」

「嗯……是呀!」韦翎不好意思地说。

「其实每个人都有虐人及被虐的倾向,只是端看有没有被人发掘出来而已,像妳就是;再拿丽桦来讲好了,她就完全倾向于被虐这方面。」

「是哦!」

「是呀!像文学大师尼采就说过,去女人那裡别忘了带鞭子去,那也是因为每个女人都具有被虐的倾向,只是自己知不知道而已。」

「我认为我大概无法接受吧!」

「那妳就太先入为主了,没有嚐试过的话,妳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倾向;丽桦原本也是不太能接受呀,但是妳看她现在不也一样沉溺在被虐的快感裡吗?」

「可是这样会有快感吗?」

「当然会呀!当我们人感到疼痛时,大脑就会释放出一种叫脑内啡的物质来减轻疼痛的感觉,可是当疼觉少后,脑内啡仍存在着,那时反而会觉得舒服。问妳一个问题,当妳感到痛的时候,妳会怎做呢?」

「去揉痛的地方呀!」

「那妳在揉的时候是不是就会感到舒服呢?」看到韦翎点头,我又接着说:「那就是脑内啡在妳的身体裡发生了效用,减轻了疼痛的感觉。」

韦翎沉思着,好像在思索着我说的真实性。

「其实妳不妨试试,若是妳真的觉得不能接受的话,那就停止好了。」

韦翎又想了一会,抬头看着我说:「那……我试试看吧!但我说停止就要停止哦!」

「好的!」看到韦翎正步向我设下的陷阱裡,我不由得暗喜。


显示 11 of 1 评论.
  • 1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