淫兽调教05

时间:1472233934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第五章新的猎物

隔天早上,丽桦并未如先前的《规定》来向我请安。

我一边等着,一边将那三天的影带转录成一般的影带,我一直等着,直到再不出门,上班就一定会迟到;我才拿着影带及V8带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藏好后,出门到公司上班。

(看来,她还需要好好地调教一番才行。)我一路上想着接下来要如何调教丽桦。

下午,我下班回到家裡,却发现家裡早已被人翻得乱七八糟。

(有人来找过东西!不过一定没有找到他要的东西!)

我去看了下我收着丽桦的影带的地方,影带还在;旋即我开始收拾着屋子。

“铃~~铃~~”正当我收拾好的时候,电话响了。

「喂!请问要找谁?」我接起了电话。

「我要找你,你把那三天的录影带还我。」电话那端的人语气很差。

「哦!原来是母狗丽桦呀!怎?现在想到我啦?」

「少废话,快把录影带还我,不然我会报警说你绑架我!」

「耶!我绑架妳?那三天不是妳自己自愿跟我去的吗?」

「若不是你拿录影带威胁我,我会跟你去?」

「哦!对哦!好像有这一回事耶!」

「快把那三天的录影带还我!」

「耶!妳不是来找过了吗?没找到妳要的东西吗?」

「废话!我要找到了,我还要跟你要吗?」

「那妳来找我拿呀!但是只准妳一个人来拿!要是妳跟其他人来……那我可不保证妳所拍的A片会不会流到市面上哦!」

「……好吧!我马上过去!」丽桦说完后,就将电话挂断了。

“叮咚!”五分钟后,门铃响了。

我打开门,丽桦站在门口等着。

「进来吧!妳也不想被附近的邻居看到妳跟我有关係吧!」

丽桦依言走了进来,她美丽的脸上明白地流露出憎恨及怒气。

「快点把录影带还给我,我已经告诉我的朋友,若是在五分钟后看不到我离开就报警。」

「火气别那大,会破坏妳的气质,坐下来喝杯水如何?」

「跟你这种人不需要有什气质,快把录影带还我。」

「录影带?什录影带?是霹雳娇娃的影带吗?可是那是跟录影带店租的耶!妳什时候到录影带店工作了呀?」我装傻道。

「谁要霹雳娇娃的影带?我要的是那三天的录影带!」丽桦更火大地说。

「哦~~说清楚嘛!原来妳是要那三天的录影带呀!」

「快拿出来!」

「是这个吗?」我按下放影机摇控器上的放影钮,萤幕上出现的是丽桦正被我干着淫穴的画面,我故意将电视的声音放大,整间房子裡都是丽桦的呻吟声。

电视裡的丽桦,刚好正说着:「丽桦是自愿成为被主人饲养的母狗。」

我看着丽桦的表情,她的脸红透了,身体正不由自主地颤抖着。

「看到自己这淫荡的样子,感觉如何呀?」我嘲笑着丽桦。

「感觉不怎样,快把影带还给我!」丽桦冲到放影机前,将放影机裡的带子退出放影机。

「那卷妳拿去呀!反正我早已转录好了几份!妳想要多少就有多少!哈哈哈!」我大笑着。

「够了!你要怎样才肯放过我?」丽桦洩气地拿着录影带坐在地上说。

「我说过要妳成为我忠心的母狗的。如何?」

「我……」丽桦沉吟着,似乎下不了决定。

「别忘了!那三天裡妳早就愿意成为母狗了,现在我只是再确定妳的意愿而已!说吧,愿不愿意?」我逼迫着丽桦。

「我……愿……意……」丽桦越说越小声。

「妳说什?大声点!我听不到耶!」我故意将身体向后移了移,等着丽桦说出她的意愿。

「我……」丽桦深吸了一口气,用我可以听得到的音量再说了一次:「我愿意成为母狗……」

「很好!现在用嘴含着录影带,爬到我的前面来!」我命令着丽桦。

丽桦含着录影带慢慢地爬到了我的面前来,她的头一直低低的看着地面。

「用嘴把录影带放在我的手上。」我蹲在丽桦的前面向她伸出了手。

丽桦缓慢地将录影带放在我的手上,她的眼睛裡充满着怨恨。

「现在愿意当母狗啦?」

「是……是的!」

「有没有忘了什呀?还想要被惩罚吗?」我佯怒的问丽桦。

丽桦想起那三天的〈调教〉裡,被惩罚的痛苦,这才又回答说:「是的!主人!」

「嗯!母狗好乖!母狗是不是还有朋友在等着呀?」我问着丽桦。

丽桦点了点头说:「有一个朋友在等。」

「是那个男的吗?」

「不是!是一个公司的女同事。」

「那好!我陪妳去跟她说,妳已经没事了,她可以回去了。」我命令着丽桦:「但是妳得要爬着去。」

丽桦一听脸上立刻露出不愿意的表情,我还没等她开口就扬扬手上的录影带说:「妳不会想要全公司的人都看到这个吧?」

丽桦哀求道:「不要!可是我能不能用走的过去?」

「谁能不能呀?」我装傻地问。

「母……狗……能不能用走的?」丽桦极不愿地说出〈母狗〉这个字眼。

「狗走路不是都用四隻脚吗?母狗当然也是一样呀!」

「母狗能不能站起来用走的去跟同事说?」丽桦眼裡流露恳求的眼神:「求你。」

「求谁呀?」我斜睨着丽桦。

「求主……主人您……」

「少废话,叫妳用爬的就给我用爬的!」

「是……是的!主人!」丽桦还是屈服了。

「哦!差点忘了母狗的身份象徵─项圈!」我拿来项圈戴在丽桦的脖子上,又在项圈的拉环勾上狗鍊,就牵着丽桦走了出去。

丽桦的同事一看到丽桦像狗一样被我牵着出去,当场吓傻了。

「丽桦!妳……没事吧?」丽桦的同事问着丽桦。

「妳是丽桦的同事吧!妳好!我叫黄柏帆,是丽桦的男朋友,这只是一场误会罢了!丽桦很喜欢幻想被人诱拐绑架,然后被当成母狗看待的剌激,她告诉妳的只是我们之间游戏的过程而已。」我微笑着对丽桦的同事说。

「可是……丽桦今天在公司跟我说的不像是男女朋友之间的剌激呀?」丽桦的同事看着丽桦纳纳地问。

「那是因为丽桦总是喜欢说得像是真的一样,这样子她只要回想起来,就会很兴奋了!丽桦,对吗?」我拉了拉狗鍊,示意要丽桦说话。

「是……是呀!」丽桦低着头说。

「原来是这样呀!丽桦,妳害我为妳担心了一整天呢!」

「那还真是对不起了呢!丽桦还不跟妳的同事道歉?」

「对不起哦!害妳为我担心了一整天!」丽桦的语气充满着无力感。

「唉!算了!不过下次妳别再跟我说那些了!」丽桦的同事有点无奈地说:「看妳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,让人想不相信都不行。」

「嗯!不知小姐贵姓呢?」我微笑地问着丽桦的同事。

「我姓萧。」丽桦的同事道。

「能不能请妳帮一个小忙呢?」听到我要请她的同事帮个忙,丽桦也专注地听着。

「只要我能帮得上的话。」

「妳一定能帮得上忙的!只要妳愿意!」我不怀好意地望了丽桦一眼。

丽桦看到我的眼神,也大概猜出了我要请她的同事帮的忙跟她有关。

「不知要我帮你什忙呢?」萧小姐问。

「这个忙很简单,妳只要牵着她走一圈就行了!」我指了指丽桦,又说:「我想,她找妳跟她来的原因,大概也是因为她期待着,被我以外的人牵着遛狗的感觉吧!」

丽桦一听,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,一副想说话的样子;但旋即想到她有把柄在我手上,于是,她又将头低下,心裡默默地祈祷着她的同事不要答应。

「这样子呀!好吧!看在丽桦跟我是好姐妹的情分上,我答应你。」

「真是谢谢妳!」我笑着谢谢萧小姐,又对丽桦说:「妳要听话哦!别跟妳的好姐妹「捣乱」哦!」我悄悄地警告着丽桦。

「那萧小姐麻烦妳了!」我将狗鍊交给萧小姐。

「黄先生你别客气了!叫我「韦翎」就好了!」韦翎从我的手上接过狗鍊时说。

「那就麻烦韦翎了,谢谢!别叫我黄先生,叫我柏帆就可以了!」我微笑的说着。

韦翎牵着丽桦遛着,我一边看着丽桦被自己的同事牵着的样子,一边想着:(若是让韦翎一同加入调教丽桦的话,那不知道会怎样呢?)

正当我想着如何要让韦翎一同加入调教丽桦时,韦翎已经牵着丽桦遛了一圈回来。

「柏帆,我们回来了,那我要走囉!」韦翎将狗鍊交还给我后,就打算转身离开了。

「韦翎,能不能请妳再等一下呢?」我出声制止韦翎离去。

「还有什事吗?」韦翎转过来面对我说。

「不是的!今天这麻烦妳,我想,我跟丽桦有这个责任请妳吃一顿饭!不知道妳意下如何呢?」

「不用了啦!丽桦是我的好姐妹,帮这一点小忙算不了什的!」韦翎婉拒地说。

「这是需要的!说不定以后还需要韦翎的「帮忙」呢!」我拉了下鍊子,示意丽桦帮忙挽留韦翎。

(不知道这个男人又有什企图了!韦翎妳还是快走吧!)丽桦的心裡虽是这想着,但嘴裡还是言不由衷地说着:「韦翎,妳就留下来吃顿饭嘛!」

「嗯……好吧!反正我待会也没什事!」韦翎终于首肯了。

「那太好了!请妳在这裡等我们一下。」我微笑着牵着丽桦回到屋子裡。

「你想要对韦翎做什?」丽桦不安地问着,深怕她的好友也被我如此地调教。

「放心!只要妳听话,我不会对她怎样的!」我嘴裡虽如此承诺着,但我心裡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:(呵呵!这倒是不错的建议!让她们两姐妹淘都变成我的母狗!)

「一会去吃饭时,我准许妳站起来。」丽桦听到可以站起来,脸上自然地流露出高兴的神情。

「但是,项圈不准拿下来,而且……」我伸手到丽桦的裙子裡,一把扯下她的内裤,顺手丢在屋内,又将跳蛋拿来要塞入丽桦的淫穴裡。

我摸了摸丽桦的小穴,发现它早已经湿透了,我悄悄地挖了些催情膏涂在丽桦的穴裡及跳蛋上。

「唷!爬了一圈淫穴就湿啦?真是隻淫荡的母狗呀!」我将跳蛋塞入丽桦的淫穴后,把控制器开在弱的位置,再把控制器插入了丽桦的胸罩下。

「不准自己动手将它关掉!」说完,我拉着丽桦站了起来,解下狗鍊放在裤子口袋裡。

「妳的裙子太长了!我帮妳把它剪短!」

「这是我公司的制服!请你不要……」丽桦今天穿着窄裙,大概是急着到我这来拿回录影带,所以还没换下。

「少废话,我之前规定过妳要穿什样的服装来找我,今天妳没穿来,那我只好帮妳囉!」我找了把剪刀,在距离大腿根部五公分的位置开始剪掉。

等我剪完,丽桦的窄裙已变成了超级迷你裙,只要丽桦稍微弯腰,她下体的风光就会一览无疑。

「嗯!这还差不多;好啦!我们出门吧,别让妳的好姐妹等太久!」我搂着丽桦出门。

韦翎还在等着,她看到我跟丽桦出来,就走了过来。

「哇!丽桦,从没看过妳穿这短的裙子耶!很性感哦!可是这不是公司的制服吗?」韦翎眼尖地看出丽桦身上是公司的制服。

韦翎亦穿着跟丽桦一样制服,正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「是呀!丽桦嫌它太长了,刚才一直要求我帮她把它剪短呢!」

「丽桦,看不出来妳还很闷哦!嘻嘻!」韦翎吃吃地笑着。

「嗯……」丽桦此时的注意力全放在淫穴内的跳蛋上,因为没穿内裤,要是没夹好的话会滑落出来,那时路人都会知道她塞着跳蛋走在路上;可是夹得太紧又会强烈地感受到跳蛋的振动,她正在努力地取得施力的平衡。

「丽桦,妳怎了?妳的脸好红哦!」韦翎担心地问。

「嗯……」丽桦深怕一张口,跳蛋会掉落出来,所以只「嗯!」了一声。

「她大概还在为刚才的事兴奋吧!」我一方面为了帮丽桦解危这说着,一方面在使韦翎相信丽桦是个喜欢被虐的淫荡女人。

「原来如此!嘻嘻!」韦翎轻笑着。

我一边搂着丽桦慢慢地往餐厅,一边跟韦翎说笑着。

※※※※※

到了餐厅时,丽桦却也满身是汗了。

侍者很快地为我们带了位,我们坐定点好餐之后,丽桦终于轻鬆了不少。

但她仍然在跟跳蛋所带来的剌激奋斗着。

「抱歉!我去一下洗手间。」韦翎说完就离座到厕所去。

「感觉不错吧!把脚分开来坐着,要张开到能让妳对面的小男孩看得到淫穴的程度!」我笑着看向丽桦正对面的小男孩。

丽桦缓慢地将自己的脚分开,那位小男孩,这时转头向坐在他旁边的妇人说:「妈妈!那位姐姐没穿内裤耶!」声音虽不大,但我却能清楚地听到。

那位妇人抬头瞄了一下,敲了下那位小男孩的头:「好好地吃饭!别看向那边。」又看了丽桦一眼:「贱女人。」

丽桦听到那位妇人骂她,眼眶不禁红了,泪水在眼眶裡打转着。

「能不能请主人把跳蛋关起来呢?」丽桦哀求着。

「好吧!」我伸手隔着丽桦的衣服,故意将控制器的开关开到最大。

「呀!」丽桦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呻吟:「开……哈……开……哈……错边了!」

「是呀!真糟糕,韦翎回来了!妳先忍着吧!」我看到韦翎从到厕所的转角走出来。

「哈……」丽桦轻声地喘着气。

这时侍应生也将餐点送上来,我跟韦翎愉快地吃着。

「丽桦,妳不吃吗?」韦翎问着丽桦。

「我……我……不……会……很……饿,妳……们……吃……吃……吧!」丽桦断断续续地回应着。

「妳不是跟我说妳很饿了吗?这家的餐点做得不错,快吃吧!」我对丽桦说着。

丽桦看了我一眼,慢慢地拿起餐具,一口一口地吃着。

我跟韦翎天南地北地聊着,故意将用餐的时间拖长,丽桦在一旁一边喘着气,一边吃着。

「抱歉!我再去一下洗手间。」韦翎说完就离座到厕所去。

「我把它关小一点!」说完,我就动手将控制器的开关关小。

丽桦感激地看了我一眼:「谢谢主人!」

「嗯!快点把餐点吃掉,我去一下厕所!我离开的时候,不准把脚閤拢!」我说完就走向厕所去。

我在厕所的门口,正好遇到韦翎刚从厕所裡出来。

「韦翎!」我叫住她。

「有什事呢?」韦翎停下来问我。

「我不知道该如何启齿耶!」我装作不好意思地说。

「有什事,你就直说吧!没关係的!」韦翎大方地说。

「嗯!是这样的,丽桦刚才告诉我,想请妳今晚就待在我那裡,她想要请妳一同调教她。」

「调教?」韦翎不解地问。

「嗯!丽桦她不只喜欢当母狗的感觉,她……还喜欢被虐待……」我装作腼腆地说;看到韦翎的脸上略有难色,我又说:「妳可以放心,我不会跟妳做爱的。」

「这样呀!」韦翎沉吟了一会:「好吧!不过,我不会……嗯!调教哦!」

「那没关係,到时我会告诉妳要怎做的!」我感激地看着韦翎。

「不过……你真的不会碰我哦?」韦翎不安地说。

「妳放心!我不会碰妳的!」我保证地说:「哦!对了!一会我会再牵着丽桦回到我住的地方,妳看到她像狗一样爬着的时候,能不能请妳儘量说话剌激她呢?」

「嗯!我儘量吧!」韦翎对心裡的不安稍稍释怀。

「那我们回去吧!」我装着平静的态度跟韦翎说着,可是我的心裡对诡计的得逞,正兴奋不已。

我跟韦翎回到餐桌旁时,丽桦已经吃饱了。

于是,我们结完了帐,离开餐厅朝回到我住处的方向走去。


显示 11 of 1 评论.
  • 1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