淫兽调教02

时间:1472233934来源: 作者: 点击:

第二章开始

我开了约莫两个小时的车,终于到了我预定的那间渡假屋。

「丽桦,我们到了!等会妳就可以下车了。」我转头对丽桦说道。

我把车停好之后,先将我所带来的东西搬进屋子裡放好之后,才回头将丽桦带下车。

「现在这个地方将会是我们这三天一同生活的地方,妳不用想大叫或逃走,这附近没什人住,而且我也不会给妳机会让妳有逃走的机会的!」

「在车上坐了两个小时,我想妳不但累了也想上厕所吧!这样好了,我先带妳去上个厕所,妳看这样好吗?」

丽桦点点头。

「嗯!那我带妳去上厕所吧!」我扶着丽桦向前走着,我故意引她走到马路的旁边。

「来!妳就在这裡上吧!那我帮妳把衣服拉高呀!」我把风衣的下襬拉高,并示意丽桦蹲下。

丽桦蹲下后摇摇头,表示她现在尿不出来。

「少废话!要嘛妳就现在解决,不然妳就忍到明天早上再尿吧!」

我拿起带来的星光摄影机,在一旁拍下丽桦此时的镜头。

丽桦终于尿出来了,但她的尿声还真是大声,「哗喇……」声一直不停地传来。

「哟!妳不是尿不出来吗?怎现在一下子就尿得这大声了呀?」我羞辱着丽桦。

「尿完了吧!那我们该进去囉!」说完,我便将丽桦扶起并朝房子走去。

进房子之后,我在玄关那裡,解开幪着丽桦眼睛的布。

「好啦!从现在开始,我们将会在这裡一同生活三天,这三天裡,妳要是敢不听话的话,嘿嘿……会有什后果,妳自己看着办吧!知道吗?」

丽桦点头表示她知道了。

「现在我帮妳拿下妳嘴裡的口枷,但拿下口枷后妳好给我乖乖地闭嘴!」说完我就解开丽嘴裡的口枷,她稍微活动了一下嘴部的肌肉,让自己被绑了两个小时的嘴舒服一点。

「你究竟想对我怎样?」丽桦不安的问。

「我想怎样?我不想怎样呀!我只不过是想把妳调教成我的奴隶而已!哈……!」

「你……你休想!我不会答应的!」丽桦气忿的说。

「由不得妳不答应!妳别忘了妳还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呢!」

「你卑鄙!」

「我要是不卑鄙的话,妳现在怎会在这呢?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!」我大声地笑着,「妳别说那多了,现在开始呢!妳会过得很爽的!」我淫笑着说。

丽桦忿忿不平地看着我。

「对了!刚才忘了帮妳穿戴另一件衣服,现在帮妳戴上吧!」我拿出项圈走近丽桦,一下子项圈就戴在丽桦的脖子上了。

「你在我脖子上戴了什?」

「狗项圈呀!这条项圈还真适合妳耶!哈哈哈!妳这隻母狗!」我继续羞辱着丽桦。

「狗项圈?给我拿下来!你这个变态!」

「我变态?那妳在巷子裡跟男人做爱就不变态吗?」

「……」

「说不出话了吧!我帮妳解开幪眼布吧!让妳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!」我说完便将丽桦带到镜子前面,并伸手将幪在她眼睛上的布解了开来。

丽桦张开眼睛后就朝镜子裡看去,只见她的眼睛牢牢地盯着镜子裡的自己,说不出任何话来。

「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觉得如何呀?是不是很性感呢?」我站在丽桦的背后看着镜子裡的她说着。

「……」

「这三天裡,妳将会与现在绑在妳身上的绳子形影不离!对了,还少了两个配件,我现在帮妳补上!」

我转身拿来了电动假阳具及口枷,丽桦看到我手上拿的口枷她吓了一跳,虽然她还没看过口枷,但她仍感觉到那是我在她上车之前塞在她嘴裡的东西。

「你……你手上拿的是什?」丽桦害怕地问。

「妳是问那隻手上拿的东西呢?」我看她的眼光落在我拿着口枷的手上,便接着说:「妳是问这个吗?这个就是妳在车上时我塞在妳嘴裡的东西,它叫「口枷」是用来让妳不能大喊大叫用的!来!把嘴张开!我帮妳戴上!」

丽桦紧闭着自己的嘴,之前口枷塞在她嘴裡的不适感令她不停地摇头拒绝。

「哟!不愿意张嘴呀?别忘了妳那捲「精彩的表演带」哦!」我威胁丽桦。

丽桦终于不情不愿地张开嘴巴,让我把口枷塞入她的口中,我把口枷的绳子在她脑后绑好之后,解开绑在她胯下的绳子,命令她把脚分开,我用手摸她的小穴,发现她的小穴早已经湿透了。

「看来妳很喜欢那条绳子哦!小穴湿透了耶!不过这样也好,省得我还要弄湿妳的小淫穴;看来妳平常的冷酷模样,根本是装出来的嘛!心裡其实是一个淫荡的女人!」我羞辱着丽桦。

我把电动假阳具对着丽桦湿透的小穴,她的小穴只发出“噗滋”的一声,就将整支假阳具给吞了进去。

我打开电动阳具的开关,她的喉头不由自主地发出〝嗯……嗯……〞的呻吟声,脚彷彿失去支撑身体的力量,就快往下跪坐在地上,我顶着她的身体,将我刚解开的胯下绳又再绑了回去,但这次我先让胯下绳绑住假阳具的底部,才将绳子向上绑在她腰部的那条绳子上。

此时的丽桦早已受不了假阳具所带来的强烈剌激,我才放开她,她便无力地躺在地上,嘴裡一直发出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呻吟。

我在一旁看着丽桦此时被假阳具不停地剌激的淫穴,也看着她脸上淫荡的神情,我笑了笑,便去拿出我带来的行李,一一地排放在小桌子上。

我把带来的三脚架架好,将摄影机装在上面,把镜头对准丽桦,并按下「录影」键,这时丽桦倒在地上被假阳具剌激的样子又被我拍进了录影机裡。

我把东西放好之后,又去看看丽桦的状况,她仍不停地呻吟着。

「妳就先在这慢慢享受吧!等会我再来看妳!」说完,我便到浴室去洗澡;我在洗澡的时候,心裡盘算着:(今天晚上就让她这样待着吧!明天她一定会很听话的!)

我洗完澡出去打算睡觉的时候,丽桦的头侧向一边,透过口枷上的洞已流下不少口水在地上,她的嘴裡仍在发出呻吟,但呻吟已不似刚才那样有气了。

看到她这样子,我先把录影机关掉,再拿了条绳子,将丽桦的双脚交叉并用绳子绑好,这样一来她不但站不起来,而且也会将假阳具夹得更紧。

「好啦!晚安啦!我开了两个小时的车现在满累的,我先去睡啦!妳就躺在这边慢慢爽吧!」说完,我就去睡觉了。

※※※※※

当我早上起来的时候,丽桦仍躺在那边,还在断断续续地发出呻吟,但声音已不似昨夜的清晰了。

我将假阳具的开关关上,她仍在呻吟着,但看得出来她已累瘫了,我将她身上所有的绳子都先解开,让她的血液恢复运行,毕竟已绑了一夜了,要是不解开的话,可能她的双手手掌就报销了。

我把绳子都解开之后,丽桦经过一个晚上的不停高潮,这时也昏睡了过去,我心想:(先让她睡两个小时好了!两个小时之后再开始今天的活动吧!)

两个小时后,我把丽桦摇醒,她的眼神显得呆滞失去了活力,我将她的双手背在背后,再次用高手小手的缚法绑了起来。

看她没什精神,我把她拉到浴室,我一放手她就又软倒在地上。我一手拿莲蓬头,另一手打开冷水的开关,对着丽桦让冷水将她冲醒。

丽桦被冷水这一冲,很快地清醒过来,她不停地躲着冷水。

「醒了吧!今天才正要开始呢!」我看丽桦已能躲避冷水,眼神也恢复了神采,这才将水关掉,随手将莲蓬头丢进浴缸裡。

我拿毛巾将溷身湿透的丽桦略为擦乾之后,再带着她回到房间裡,拿出我帮她准备好的早餐,放在她的面前:「吃早餐吧!我相信妳一定饿了!」

丽桦看看我帮她准备的早餐,一副怀疑的神情,因为我是用狗碗装着我帮她准备的早餐─牛奶;她虽然经过了一夜的不停高潮,但仍还有理性。

「你……你要我吃这个?」丽桦用怀疑的语气问着。

「对呀!不然妳还有看到其他什食物吗?」我微笑着问丽桦。

「你……你把我当狗?哼!我情愿饿死也不吃!」

「即然这样,那我拿去倒掉吧!但妳今天也别想吃到其他食物!」说着我便拿起狗碗,准备拿到浴室去倒掉。

「请……请等一下!我吃就是了!」丽桦怕自己一天真的会都吃不到东西,而且自己也真的饿了,于是也只好妥协了。

「这是妳自己要吃的哦!我可没逼妳!」我转身回来将狗碗放在她的面前。

「你……能不能将我的手放开?不然我要怎吃呢?」

「放开呀!妳别想了,妳就这吃吧!」我拿来摄影机把玩着。

丽桦看了我一眼,似乎感受到我的坚决,于是便低下头像狗一样吸啜着狗碗裡的牛奶。

我看机不可失,立刻按下「录影」拍下丽桦像狗一样吃着早餐的镜头。

「呵呵!妳现在比昨天戴上项圈时还更像一隻母狗!我看,就叫妳「丽桦母狗」算了!」

丽桦听到我这说,立刻抬起头来,目光正好对上摄影机的镜头,她立刻又将头低下去,但她刚吃东西的样子及抬头时的面孔早已被拍入镜头裡。

「你羞辱我羞辱得还不够吗?」

「嘻嘻嘻,还早得很呢!丽桦母狗,等妳肯承认妳是我养的母狗时,那我才会停止羞辱妳!」我笑着说:「快吃吧!等会还有很多事在等着妳呢!若妳不吃了,剩下的我就拿去倒了哦!」

丽桦赶紧又低下头,将碗裡剩下的牛奶喝完;我看她喝完了,才将摄影机关上,把狗碗收到一边去。

「吃饱了吧!妳先打个电话去请假吧!」我看着丽桦说。

「可是我的手绑着我要怎打电话?」

「我帮妳囉!告诉我妳工作地方的电话吧!但我先警告妳,别想求救,不然……妳就准备当A片明星吧!」

我拿起话筒,丽桦唸了一串数字出来,我按完键之后,便将话筒贴在丽桦的耳朵旁。

「喂!主任吗?我是丽桦,因为我家裡出了点急事,能不能跟主任请三天的事假呢?嗯!好,谢谢主任,主任再见!」

丽桦说完之后,我立刻将电话挂上,并把电话放好。

「请好假啦!那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吧!」

「课程?」

「是呀!把妳调教成母狗的课程呀!」

「我……我不要!」

「由不得妳!」我拿来鞭子,顺手就打在丽桦的屁股上。

「啊!很痛耶!」

「我知道很痛呀!但妳不听话,那我也只好这样让妳听话呀!」我又在丽桦的屁股上抽了一下。

「别……别打了,我接受就是了!」丽桦一脸委曲的说。

「早点接受不就好了吗?就不用被我打这两下了呀!妳给我听好,从现在开始,我就是妳的主人,妳只是我饲养的一隻母狗,知道吗?」

「哦!知道了!」

「还有以后回答我要说「是!主人!」,知道吗?」

「哦!知道了!」

「咻……啪!」我听到丽桦的回答之后,立刻一鞭子打下去:「才刚说过妳就忘了呀!该怎回答呀?」

「是!主人!」

「只要妳以后忘了主人的命令,主人就会惩罚妳,知道吗?」

「是!主人!」

「好!告诉我,妳是谁?」

「我?我叫丽桦。」

「咻……啪!」我立刻又一鞭打了下去。

「我……我是主人饲养的母狗!」丽桦很小声地说。

「什?我听不到,大声一点!」

「我……我是主人饲养的母狗!」丽桦再说了一次。

「嗯!很好,别再忘了!」

「是!主人!」

「过来,用妳的嘴服侍主人!」

我看到丽桦打算站起来,立刻又一鞭打了下去。

「妳看过那隻狗用站起来走路的吗?跪着爬过来!」

「是!主人!」

丽桦只好跪着爬到我的面前,我也故意刁难地向后退着,直到我退到一张椅子时,我才不再后退并坐在椅子上,丽桦爬到了我的面前,二话不说地用她的嘴隔着我的内裤吮吻着我的肉棒。

「主人现在解开妳身上的绳子,但是除了我准妳站起来之外,妳都得像狗一样用爬的,知道吗?」

「是!主人!」

于是我解开她身上面的绳子,拿着摄影机,将丽桦帮我服务的样子都拍了下来。

「告诉我,妳是谁?」我趁丽桦集中精神服务我的肉棒时再问了一次。

「我是主人饲养的母狗!」

「是不是妳自愿成为母狗的呀?」

「是!主人!是丽桦自愿成为主人饲养的母狗!」

「呵呵!很好!别忘了妳自己说过的话呀!」

「是!主人!」

「把主人的内裤脱了!用妳的嘴直接服侍主人的肉棒!做得好的话,主人有赏!」

「是!主人!」

丽桦脱掉我的内裤,并用心地吸啜着我的肉棒,还不时地发出“滋~滋~”的声音。

「母狗的口技不错嘛!以前常吸别人的肉棒吧?」

「是!主人!」

「主人肉棒的味道如何呀?」

「主人的肉棒很美味!母狗很喜欢!」

「母狗很喜欢主人的肉棒呀!那就更用心服侍它呀!」

「是!主人!」

我一边舒服的接受着丽桦的口舌服务,一边还不忘把丽桦用心服务肉棒时的表情拍进带子裡。

「好啦!现在转过身去,把母狗淫荡的小穴对着主人!」

「是!主人!」丽桦顺从地转过身去,并把自己的屁股退到我伸手可及的地方。

「这自动呀?怎,帮主人服务的时候自己也想要啦?」

「是!主人!」

我伸手抚摸丽桦的淫穴,发现她在为我服务的时候,小穴就已湿答答的了。

「真是隻淫荡的母狗,光服侍主人的肉棒,小穴就湿成这样呀!」

「是!主人!」

「好,现在面对着主人,自己坐到主人的身上,用妳的淫穴来服侍主人的肉棒吧!」

「是!主人!」

丽桦站了起来,分开双腿面对着我,用她自己的手扶着我的肉棒,很快地吞进她早就湿透的淫穴裡。

「哦!主人的肉棒塞得母狗的淫穴好满!」

「自己活动自己的腰吧!」

「是!主人!」

丽桦扭动着她廿二吋的纤腰,专心地律动着,嘴裡也开始呻吟着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主人的……肉棒……塞满了母狗……的……淫……穴……哦……」

「母狗的淫穴也不错呀!夹得主人的肉棒好紧!」

「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嗯嗯……主……人……母……狗……现……在……的……感……觉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哦……!」

「喜不喜欢主人的肉棒呀?」

「主……人,母……狗……好……喜……欢……主……人……的……肉……棒……」

「想不想常常被主人的肉棒干呀?」

「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想……」

「那要不要永远当主人饲养的母狗呀?」

「哦……嗯嗯……丽……桦……哦……想……永……远……让……主……主……人……饲……养……哦……嗯……」

「好呀!那主人就从今天开始收养母狗哦!」

「哦……嗯嗯……谢……谢……主……人……收……收……养……淫……淫……荡……的……母……狗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好……舒……服……」

「要记得妳自愿成为母狗并要求主人收养妳的,知道吗?淫荡的母狗!」

「是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主……人……哦……丽……桦……是……自……自……愿……成……为……被……主……啊……人……饲……养……的……母……狗……啊……」

「很好,待会主人会把主人的精液赏赐在母狗的嘴裡,妳要一点不剩的全吞下去,知道吗?」我感觉自己快要射精了,但还不想在丽桦的淫穴裡射进我的精液,射在她的嘴裡还可以顺便让她对自己是母狗这件事有更多的自觉。

「是……主……人……哦……母……狗……嗯嗯……也……要……高……高……潮……了……」

「母……狗……狗……高……高……高……潮……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在丽桦到达高潮的同时,我立刻抽出我的肉棒塞在她正大口吸气的嘴裡,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一阵颤抖,我也在丽桦的嘴裡射出我浓厚的精液。

丽桦喉咙被我的精液射得呛咳了一声,但因为我的肉棒还塞在她的嘴裡,精液并没有流出来,等我把肉棒抽出她的嘴裡之后,她也依命令将我射在她嘴裡的精液全吞了下去。

等我们休息了大约五分钟左右,我才按下摄影机的结束键,并倒回到结束那时的画面去,打算下一次从这个地方继续接拍下去。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视频